背景:
阅读新闻

屡禁不绝 韩国新政府能否阻断国防腐败?

[日期:2017-08-31] 来源:  作者: [字体: ]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2017827  作者:本报特约记者 杜鹃

作为韩国唯一的飞机制造商,韩国航空宇宙产业公司是韩国人的骄傲,如今却成为“腐败典型”,涉嫌从国防项目中非法“捞钱”。

7月,韩国检方人员两次搜查航空宇宙产业公司办公地,怀疑它虚报研发所需资金并与分包商存在受贿行贿关系。这起案件还牵扯了国防部下属分管采购的防卫事业厅,并有可能与前总统朴槿惠存在关联。

新任总统文在寅上台后大力打击国防腐败。他曾在主持青瓦台会议时表示,这不是单纯的腐败问题。

实际上,国防腐败是历届韩国总统的重点打击对象,例如朴槿惠曾主抓对“统营”舰军购弊案的调查,但随后的重拳惩处措施依然未能为国防腐败划上休止符。韩国舆论界因而更加密切关注文在寅政府此番努力是否还会流于形式。

民族骄傲成腐败典型

韩国航空宇宙产业公司是该国最具代表性的航空军工企业,参与过多个国防项目,包括研发国产T50型“金鹰”超音速教练机、“鹫百”通用直升机和新一代无人机。

只不过,2015年,负责审计工作的韩国监查院调查发现,航空宇宙产业公司存在通过虚报研发资金非法“捞钱”的行为。监查院估算,这家公司非法获利总额达240亿韩元(约合1.44亿元人民币)。

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714日派人搜查韩国航空宇宙产业公司位于首尔以及庆尚南道泗川市总部的多间办公室,搜集这家企业涉嫌滥用研发资金并从中非法获利的证据,其间没收了账本、电脑硬盘、手机和其他材料。

718日,检察人员搜查韩国航空宇宙产业公司的5家分包商,其中至少两家据信由这家军工企业社长河成龙的亲信运营。这些分包商的盈利主要源自韩国航空宇宙产业公司的订单。检方怀疑,韩国航空宇宙产业公司高管长期从分包商处受贿。

26日,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再次派人搜查航空宇宙产业公司泗川市总部,并且重点搜查公司研发部门办公室。

社长是调查重点

韩国航空宇宙产业公司社长河成龙已于7月辞职。如今,他是检方重点调查对象,已被禁止前往国外。

检方怀疑,河成龙侵吞公款并非法创建总额10亿韩元(约合599.5万元人民币)的“行贿基金”,用于打点政军两界官员,以期延长他本人的任期。

根据韩国媒体的说法,韩国航空宇宙产业公司2013年至2014年用于职工过节补助的52亿韩元(约合3125万元人民币)商品券中,有17亿韩元(约合1022万元人民币)去向不明,引发关注。外界普遍怀疑,这些商品券可能用于向军方高层和政界人士“走后门”。

《韩国时报》报道,检方人员在搜查韩国航空宇宙产业公司办公地后发现,该公司多台电脑安装了数据摧毁软件,这些软件可能被用来销毁“行贿基金”的相关证据。

背后有保护伞?

2012年正式服役的“鹫百”直升机是暴露这家军工企业贪腐行迹的重要线索。

“鹫百”因为实现了韩国人“用自己的双手造出国产直升机”的梦想,一度让韩国舆论界振奋不已。谁料好景不长,“鹫百”在2015年接连发生三起事故,其中一起由引擎故障导致坠机。随后的性能检查发现,101项安全指标中,“鹫百”有29项未达标。

20168月,韩国监查院叫停该直升机的批量生产,但防卫事业厅不久后又下令恢复生产。

监查院近日再度猛批“鹫百”,指出这种“烧钱”1.3万亿韩元(约合77.9亿元人民币)的直升机存在多处“硬伤”,包括缺乏防闪电装置和防冻能力,这意味着已经采购这类直升机的韩国陆军无法在冬季使用“鹫百”。

监查院在一份声明中说:“在致命故障未得到解决的情况下,防卫事业厅于2016年决定恢复部署‘鹫百’,当时给出的理由是韩国军方亟须更换老旧直升机。”

舆论界普遍认为防卫事业厅官员与韩国航空宇宙产业公司有染。监查院随后要求检方调查防卫事业厅厅长张明镇以及其他两名涉嫌渎职的高官。

张明镇7月辞职。韩联社报道,他将因涉嫌职务侵占等罪名接受调查。张明镇执掌防卫事业厅期间曾屡次谈及备受舆论关注的军购回扣问题、誓言严惩贪腐,最终却因深陷腐败丑闻而辞职,令人唏嘘不已。

韩国报刊《亚洲经济》披露,从4年前开始,青瓦台民政首席室、监查院、警方、检方都曾收到指认河成龙涉腐的举报,但一直没有启动正式调查,招致外界怀疑他背后有“靠山”。

另据《韩国时报》的说法,时任总统朴槿惠也曾经审阅“鹫百”故障频出的报告,却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报道说,河成龙与朴槿惠圈内人关系密切,并由朴槿惠亲自任命,而张明镇则是朴槿惠的大学同学。

重启反腐“协议会”

如今,韩国航空宇宙产业公司腐败案是文在寅政府的关注焦点。

文在寅717日在青瓦台举行的一场会议上表示,国防腐败不是单纯的腐败问题。

青瓦台次日召开“根除国防产业腐败有关机构协议会”会议。监查院等9个审计机构的局长级人士与会,就审计机构反贪角色、国防腐败信息共享以及根治腐败对策等交换意见。

“反腐有关机构协议会”机制2004年由时任总统卢武铉引入,但在李明博和朴槿惠执政时期鲜有发挥作用。

韩联社报道,文在寅已经作出指示,恢复由总统主持的协议会会议,青瓦台公平贸易委员会、国防部、法务部、检方、警察厅、国税厅、金融监督院等机构人员将与会。

报道分析,文在寅重启协议会机制标志着他将亲自主持反腐工作。

7月底,防卫事业厅方面表示,将重新对“鹫百”直升机进行防冻测试。

8月上旬,文在寅任命新任防卫事业厅厅长。新任厅长田杰国在上任后承诺,将致力于扫清军购腐败,并强调这项任务“关乎国家存亡”。

塑造清廉形象

上台之初,文在寅的许多举措意在吸取前任教训,塑造清廉形象。

由于朴槿惠是因“亲信干政”丑闻遭弹劾,文在寅上任后刻意与一些亲密朋友和助手保持距离。

朴槿惠担任总统期间,曾安排她的私人健身教练担任青瓦台秘书团成员,引发争议。另有传闻称,她用公款购买昂贵的健身器材放在青瓦台。而文在寅上台后不久,青瓦台宣布,新总统决定除会议就餐外,他与家人的餐费等个人开支均由总统个人负担。总统府将全面停止对总统与家人就餐及购买个人物品的预算支持,并且每月从总统工资中扣除他与家人用于个人用途的费用。

文在寅在竞选期间曾表示,上台后将努力革除历届政府积弊,包括查处国防采购、兴修水利等领域的贪腐案。

如今,文在寅政府正着手兑现上述两项承诺。除调查国防腐败,文在寅5月下令对牵涉汉江、锦江、洛东江、荣山江4条河流的一个大型水利项目展开审计工作,怀疑该项目决策过程不透明、招投标环节有“猫腻”。

能否不再“走形式”?

韩国航空宇宙产业公司腐败案成为舆论焦点后,《韩国时报》7月刊文指出,韩国近些年历任政府都将国防腐败视为打击重点,但收效甚微。

201411月下旬,朴槿惠曾在主持国务会议时因韩国海军新一代救援舰“统营”号的军购弊案而震怒。“统营”舰原计划于201310月交付海军,但实际上,它未能如期服役并且推迟了投入实战部署的时间。

当时,韩国成立了一个囊括政军两界和检方人员的联合调查团,专查防务采购腐败。调查团发现,国防部曾以40亿韩元(约合2398万元人民币)的价格购买了实际价值仅2亿韩元(约合119.9万元人民币)的声呐设备。这种声呐由美国一个小规模民间供货商提供,该企业据信向防卫事业厅军官行贿数千万乃至数亿韩元。

这桩弊案曝光后,多名军界高官落网,包括2013年至2015年年初出任海军参谋总长的黄基铁以及曾在防卫事业厅前身供职的前海军大校金某,防卫事业厅方面也进行了整改。韩国当局于2015年还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国防反腐旋风。只不过,从韩国航空宇宙产业公司案件来看,国防腐败并未因此“销声匿迹”。

正因如此,韩国舆论界如今格外期待文在寅政府的国防反腐努力能够取得切实效果。

有一件事不得不提,另据《韩国时报》报道,现任国防部长官宋永武在上任之前,他的提名曾在国会遭在野党反对,反对者的理由是宋永武从海军退役后曾收取防务承包商的高额“咨询费”。(本报特约记者 杜鹃)

 

 

http://csr.mos.gov.cn/content/2017-08/27/content_53309.htm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赵呈戏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
Processed in 0.035 second(s), 4 queries,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