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袁柏顺:中纪委反腐举措严谨周密,战术上微妙调整

[日期:2014-03-18] 来源:潇湘晨报  作者: [字体: ]

 

    (原标题:反腐这一年:一名纪委书记的压力与信心

“从某个角度来说,这是内心煎熬的一年。”当记者问起刘越高这一年反腐的感受时,他这样回答。

  刘越高2013年1月起担任张家界市纪委书记,对中央铁腕反腐的举措和决心深有感触。作为一名地市级纪委干部,职责所在,使命所然,他必须按照中央统一部署“猛拍苍蝇,狠打老虎”、整顿干部作风;同时,他又得顶住各种压力,以最原则的方式把好权力关、人情关。

  在湖南大学廉政研究中心执行副主任、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袁柏顺教授看来,中央这一年的反腐举措,背后有一套严谨而周密的逻辑体系,且在战术上有一些微妙调整,纪检监察干部也必将肩负更重的历史使命。

  本报记者谭君 张家界、长沙报道

  市纪委书记“搬家”

  2013年下半年,记者采访刘越高时,他的办公室在张家界市委大院2号楼内。这是一栋常委楼,大门口安保严密。

  2014年3月4日,记者再次见到刘越高时,他已搬出了常委楼。办公室设在普通办公楼一间仅容一桌两椅的小房间内。小房间外,是一间不大的会议室,方便随时举行会议。

  办公室调整,这是一个非常小的细节。

  国家对各级干部办公室面积早有标准,但办公面积超标现象常年存在。2013年7月23日,中共中央办公厅要求限期清理超标办公房。

  作为反腐整治的一部分,这些细微而具体的要求,自2012年中央政治局颁布“八项规定”以来,不断出现。

  “八项规定”要求不搞形式主义、精简会议活动、改进文风、规范出访活动、改进警卫工作、改进新闻报道、严格文稿发表、厉行勤俭节约等。

  接着,中央又出台“六项禁令”——严禁公款送礼、严禁向上级部门赠送土特产、严禁违反规定收送礼品礼金等、严禁滥发钱物、严禁超标准接待、严禁组织和参与赌博。

  2013年5月,中纪委要求在全国纪检监察系统清退会员卡;9月,中纪委和中央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领导小组下发通知,要求刹住中秋国庆期间公款送礼等不正之风;10月,中纪委通知严禁公款购买印刷寄送贺年卡等物品。

  “小处着手,破解‘破窗效应’难题;由表入里,医治顽重病症,这是中央反腐这一年一系列举措的一大特点。”袁柏顺说。

  “在犯罪学中,有一个破窗效应理论,一扇窗户被打破,如果没有修复,将会导致更多的窗户被打破,甚至整栋楼被废弃、被损毁。破解破窗效应难题,往往是先从修复破损窗户开始的。比如上世纪70年代,纽约的地铁站治安混乱,打砸抢、开枪杀人等各种刑事犯罪十分猖獗。纽约市解决这种局面的方法,是从整顿地铁秩序、打击逃票行为开始,最后获得了成功。”

  袁柏顺认为,腐败的治理,从小处更容易突破。对于顽重病症,有时未必能有擒贼先擒王般的痛快淋漓,而只能像古代医书《素问》里记载的医理那样,先治皮毛,其次治肌肤,然后治筋脉,治六腑,最后治五脏。治五脏者,半死半生也。“意思是伤风导致的疾病,要先从皮毛治起,再由表入里,步步深入。”

  细微处见大变化

  小处着手,并不代表只有小的效果。

  一些过去看起来无关紧要的作风问题,在2013年改变了一些干部的命运。

  以张家界为例,2013年,全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和作风建设机构明察暗访101次、问责处理干部143人,诫勉谈话、通报批评117人,其中免职22人。

  1/3是因为上班时间上网,看股票、上淘宝、玩QQ游戏或看电影。“上班时间上网,影响不好,老百姓看到干部上班时做这事,爱理不理,就很反感。”刘越高解释。

  在这些免职人员中,有一个是慈利县委办副主任兼接待办主任,他被免职的原因是违规给小孩操办宴席。

  为了贯彻中央反腐精神,2013年2月,张家界根据自身特点,制定了“六个一律免职”规定——利用工作之便“索拿卡要”的,参与赌博的,上班时间参与打牌、下棋、打麻将及其他休闲娱乐活动的,违规操办喜庆事宜的,违规建设私房、买卖土地的,违规从事营利活动的一律免职。

  2013年,张家界狠刹城乡违规赈酒风,因为操办喜庆酒席已经成了一种敛财方式。“有些人家盖了个杂屋,赈酒;庆祝换肾十五周年,也赈酒。”刘越高介绍,慈利县委办副主任的免职,曾让他纠结不已,“不免吧,确实违背中央精神,免吧,一个干部的成长又很不容易,就因这个小事失去了奋斗多年的职务。”最后,市委还是决定免掉其职位,“我们纵容一次,以后就说不起话了。”

  这次处理产生了很好的震慑效果。“大家都变得很自觉,不敢以身试法。”最近,刘越高收到了一些反馈,“一个司机说,这至少给他省下了一年2万多元的人情钱。”

  这种“一律免职”的“铁律”,在湖南全省,也有另外两个市在推行。在郴州是“五个一律免职”,在永州则是“六个一律处理”。前四条内容相似,后面稍微不同。

  实际上,十八大后,习近平提出加强党风廉政建设,“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违背我们党的性质和宗旨,是当前群众深恶痛绝、反映最强烈的问题”,地方政府反响强烈,“一律免职”等政策应运而生,聚焦“四风”成为议事要题。

  2013年11月,中央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领导小组又印发了针对“四风”问题贯彻“七项整治”的行动——整治文山会海、检查评比泛滥,整治“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整治公款送礼、公款吃喝、奢侈浪费,整治超标配备公车、多占办公用房、滥建楼堂馆所,整治“三公”经费开支过大,整治“形象工程”和“政绩工程”,整治侵害群众利益行为。

  通过这一系列整风,最终要达到中央提出的干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的‘三清’廉洁社会。根据中央精神,“不管涉及什么人,不论权力大小、职位高低,只要触犯党纪国法,都要严惩不贷。”

  改变从纪委干部开始

  “打铁还需自身硬”,反腐这一年,人们逐渐明白习近平讲这句俗话背后的深义。袁柏顺认为,这是中央反腐的又一个新举。“习总书记说正人先正己,凡是要求别人做到的,自己要先做到。这好比打扫楼梯,一定从顶层开始往下扫。”

  作为纪委书记,刘越高也深以为然。

  中央清退会员卡、禁止印刷贺年卡等,都是从纪检干部系统开始。所以,对于纪委系统干部自身,刘越高更是严加要求。在张家界21个被免职的干部中,有3人是纪检干部。去年6月,张家界出台了专门针对纪检监察干部的“八不准”,进一步约束纪检干部的行为。

  最近,在查办一个案件过程中,纪委发现内部有人通风报信,涉嫌徇私枉法。市纪委追查到底,发现是武陵源区一名纪委常委、正科级干部,市纪委当即决定立案调查。

  “习总书记讲,要解决灯下黑的问题,作为纪检干部,你们查人家,谁查你们?信任不能代替监督。”刘越高说。

  今年2月27日,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金道铭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一个多月前,金道铭才当选这个职务。此前,他曾任山西省纪委书记、省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等职。“空降”山西前,金在中纪委系统工作14年。

  十八大以来,中央出台举措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一共有20多名省部级官员被查,近2万人受处分。但金道铭的新闻还是给张家界市纪委行政效能监察室主任黄章宪带来很大震撼。金是落马副部级官员中,唯一曾在中纪委履职的,并在山西省纪委书记任上干了将近五年。“我感觉到了空前压力。大家搞得这么风生水起,查办了如此多的大案要案。如果我们查不出案子,老虎打不了,苍蝇拍不了,会愧对我们的职责。”黄章宪说。

  2013年,张家界市纪委结案347件,处分291人,其中县处级干部5人,挽回经济损失5000多万。这些官员包括市政府原秘书长白开文、慈利县安监局原局长张生平、市国土资源局开发区分局原局长覃章跃等。但黄章宪认为,这离中央的要求还有距离。“从一系列措施可以看出,中央释放了强烈信号,这个社会不再允许领导干部胡作非为了。谁来监督?作为纪委干部,案子办不动,心理折磨很大,但是案子又必须要办。”

  顶层设计与制度的变化

  在袁柏顺看来,十八大以来反腐的另一个特点,是注重顶层设计与制度变革。这些变革正在逐步解决黄章宪遇到的问题。

  “过去,官员边腐边升的现象到处存在,组织部门戴帽子,纪委摘帽子,两头没有切实协调起来。”他把这个现象的重要原因归结为体制本身,“反腐机构职能分散、形不成合力,有些案件难以坚决查办,腐败案件频发,责任追究却不够。”黄章宪说。

  对此,中央出台的相应措施是对症下药。党委负主体责任、纪委负监督责任,制定实施切实可行的责任追究制度;完善反腐败协调小组职能,规定查办腐败案件以上级纪委领导为主;强化上级纪委对下级纪委的领导,规定线索处置和案件查办在向同级党委报告的同时必须向上级纪委报告;全面落实中央纪委向中央一级党和国家机关派驻纪检机构,改进中央和省市巡视制度,做到对地方、部门、企事业单位全覆盖。

  从这些措施中,可以很明显地看出中央改革的方向:重新资源配置,纪委集中力量办案。

  去年下半年,中纪委适时提出“三转”:转职能、转方式、转作风。“过去,纪检监察部门更像是政府工作的一个配角。政府推不动的事,就找纪委,纪委变成了万金油,参与到一些行政事务中来,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比如,招投标时,往往要求纪委参与招投标监察,但是对于围标劝标情况,现场不一定看得到,因为很多违法的事已经在幕后进行。这使纪委的参与形同虚设,反而成了非法利益的保护伞。就这样,纪委种了别人的地,荒了自己的田。”刘越高说。

  他介绍,“现在,我们已经理清思路,只有查办案件,才能树立纪检监察部门的威信,对腐败分子形成威慑力,震撼力。”

  今年年初,中纪委对机关内设机构进行了调整,撤销党风室、纠风室、执法室、绩效室,新设立党风政风监督室、执法和效能监督室,增设2个纪检监察室。

  张家界市纪委也进行了相应调整,把执法室和效能室合并,党风室和纠风室合并,监察综合室和办公室合并。去年,刘越高上台时增设了一个案件检查室,今年市委开会,又研究将再增设两个案件检查室。“按照中纪委要求,今后查办案件人员的比例,逐步达到30%,我们一次性超过30%。”刘越高说。

  “拳头收回来再打出去,才更有力度。”袁柏顺说。

  中纪委的战术调整

  袁柏顺研究了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以来的反腐举措,他想强调的是,十八大以来的反腐措施,在战略方针上基本贯彻了前几届已经确立的十六字方针——标本兼治、综合治理、惩防并举、注重预防。但在反腐的战术上,王岐山当选中纪委书记后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

  “本来应该是往‘注重预防’方向走了,但去年王岐山提出当前反腐主要是治标,重点是抓惩治。中纪委公报讲,‘坚决惩治腐败,有效预防腐败’。可是‘坚决惩治’只是一种态度,必须要有效能。‘惩治如果无效,预防不要指望有好效果’。所以此前推出的不少腐败预防举措,不管是制度廉洁性评估,还是岗位廉政风险防控,都未能取得切实的成效。腐败预防工作要取得切实成效,不可或缺的是需要各个部门自身有这个积极性。现在对腐败行为严厉打击,呈现出有腐必惩、有贪必肃的态势,发挥了惩治的震慑作用,使腐败行为成为高风险行为,这对腐败预防及整个党风廉政建设工作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推动。”

  战术上的这种调整,带给基层纪检干部的感受是切实而深刻的。“以前的一些工作,是看不清也摸不着的,可以超脱点。发发文件,开开会,做不出成绩也看不出。但现在办案子,是扎扎实实的事,不可能应付过去。只要上了一个案子,就没有白天黑夜。”黄章宪介绍。

  过去,查哪起案件、哪个人,往往由一把手说了算,书记说查就查,说不查就不查。现在,张家界市纪委规范了线索管理,建立了会议排查制度。书记亲自主持,管案件的相关领导参加,集体来定。总的原则是小线索就查,抓早抓小。刘越高相信,这也是保护干部、预防腐败的一种方式。

  但他未尝没经历过挑衅。“他们是公开讲、直接讲,这次死在你手上。你们有什么问题,我派人跟着你,坐到你们纪检会来,看你们每天是不是不上网不玩游戏,是不是没迟到早退旷工。”

  每次开会,刘越高都要把这些话跟同事们讲一遍,并提醒,“记住,千万双眼睛盯着你。”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lfxs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
Processed in 0.023 second(s), 4 queries, Gzip enabled